Zed_Slytherin_Snape

浓缩才是精华,也难怪别人叫我傻大个了。
平生爱好日人lofter【我错了】
求多夸我!

【芥敦】下雨天,巧克力和人虎更配哦(呸

“刷啦啦啦啦……”
天被蒙上了污浊的色彩,淅淅沥沥的雨悄悄地降临在了横滨。一个阴暗的小巷中,传来一阵打斗的声响,带着一些叫骂和求饶的声音,过了一会儿,空气中参杂着浓厚的血腥味,那些声响也随之消失了。
“咳咳。”
黑色的风衣像是要融入小巷的暗色之中。芥川龙之介从那个小巷里走了出来,手捂着嘴,唇齿间发出低低的咳嗽声。
他从风衣兜里掏出手机,稍微调整了一下气息,才说:“嗯,我是芥川,任务完成……”
挂了电话,刚想将手机放回口袋里,可紧接着它发出了“滴滴”的提示声。芥川龙之介看了下来电提示:人虎。
中岛敦纠结了好久,才决定打了这个电话。
居然没有挂断。他的喉结略微动了动,问:“……芥川,是我,你现在任务完成了吗?”
“嗯。”
“我去接你吧?”
芥川龙之介将手机拿远了些,低低地咳了几声,说:“不必。”
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岛敦听不见,虎之能力的影响,让他具有灵敏的听觉神经。握着手机的手抓紧了几分,“我还是去……”
“闭嘴!说了不需要!”
手机那头的人顿时沉默下来。
“……在家呆着,我马上回来。”
随后,只剩下断断续续的忙音。
芥川龙之介靠着小巷边的墙,他其实在刚才的打斗中,肩膀和手臂各受了些许的伤,只不过血迹印在他那黑色的风衣上并不是很明显。
啧,真是碍事。
现在街上的人已经很少了,他慢慢地走在街上,神情淡然冷漠,红灯亮了他便停下脚步,望着马路的对面。
突然,他的视线捕捉到了一个淡黄色的身影,他眯了眯眼,仔细打量着马路那头穿着淡黄色雨衣,被雨衣帽挡住半张脸的人,撑着一把透明的雨伞。
不对。他观察到了黄色的雨衣帽下有一缕白毛翘了起来,当那个人从马路那头朝他小跑过来时,芥川龙之介“啧”了一声。

人虎,该说你白痴吗?都穿了雨衣,还多余地带上雨伞。

“呼、呼…!”中岛敦踩过马路上的一个个小水坑,然后放慢脚步,走到他面前。

中岛敦将伞移到芥川龙之介的头顶,抿了抿嘴唇。
芥川龙之介无声地盯着他,像是在等他先开口。
“呃。”他最终还是决定先下手为强,“我还是不放心你,虽然你那么说了。”
“嗯?”
“但、但是!下雨天没有伞总会被淋湿的吧?”
“哦。”
面前的人反应毫无起伏,他也有些尴尬,心想还是快些结束这样的对白吧,“……那,我们走吧?”
芥川龙之介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接过了他手中的雨伞,路旁的灯已经转换成了绿色,他迈开一步,撇过头对中岛唤道:“还不快走!”
中岛敦愣了几秒,看着他迅速地转身,却将步伐放慢了不少,于是他的嘴角浮现浅浅的笑意,对着黑色风衣的背影说:“知道了,这就来。”
芥川龙之介顿了顿,似是纠结了一下,伸出藏在风衣口袋的手。然后,中岛敦瞅见了他无名指上戴着的银制的戒指,脸颊上悄悄擦过了些许绯红,心想,明明……想牵手可以直说啊。
穿着深色运动鞋的腿踩在雨水在地上积起水坑,伴随着清脆的“哒哒”声,他牵上了芥川的手,芥川的手在他的手掌上悄悄合拢,他也微笑地与他十指紧扣。
咳,仔细一看,中岛敦的无名指上似乎也戴着一个戒指,再仔细一看,貌似跟芥川龙之介的是一对哦?


近来不知为何突然喜欢上他俩已成情侣关系而且还弄一对戒了,可能我周围的人都在我面前发狗粮,吃多了已经麻木了吧。(盒盒)
于是就有了以下脑洞:
芥川和敦敦十指相扣地穿过马路,走过街边卖唱的大叔身边,大叔一看他们,眼睛猛然瞪大,放下挂在脖子上的吉他,踢了踢脚边的音响,昂首甩刘海,抓起话筒就唱道:“因为——爱情——!怎么会有沧桑——!……”
“罗生门!”
“芥川冷静啊!!”



ps:敦牵住芥川的手有参考芃太太画的同人 @敦妻_中岛芃 

评论(6)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