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棒鸭_泽德

浓缩才是精华,也难怪别人叫我傻大个了。
平生爱好日人lofter【我错了】
谢谢姑娘们的支持prprprprpr

怪不得你这么让人讨厌
瞧瞧你
哭的样子真丑啊

。。假的试妆。。

写不出啥东东,非常尴尬。

卸q,考虑一下还是每天晚上写完作业再登一下跟人续个苗!因为这周我大概是第二次被老师罚抄了)啊啊啊啊啊啊我不要这样了我要扳回局面!我写作业去了!
考试的时候亲戚算好时间来了是个什么概念。

我想到个不错的cp,虎头金刀x我怎么样。

初三了,画画大概不可能惹。

两个人的性转,混更吧。。初三好累啊。。

这是个无期限无终止的点文活动。
开学了我这儿可能会断粮,但姑娘们要不嫌弃的话想吃粮可随时私信我,产速时快时慢。

cp:文野太敦/芥敦 and 文野乙女向
凹凸瑞金/安雷安/雷安雷/鬼莱 and 凹凸乙女向
终结的炽天使 米优/all优(可能巨ooc)

以上。子爵德将会与诸位同在。

肚子疼。。难道我李子洗的不干净………

【米优】我的幼驯染是女装大佬


◇ @曳梓桦榆. 点的女装米迦……可能,没达到想要的感觉吧。
◇设定现代校园,高二学长米x高一学弟优
◇ooc无法避免




————————— (づ●─●)づ—————————




现在站在米迦尔面前的是他从初中就开始暗恋的幼驯染,今早就敲响了他的家门。
优一郎似乎有点兴奋,轻喘出一口气,那细微的呼吸声真有点让他把持不住。
米迦尔注意到对方的手上拿着一张白色的纸。心里甚至觉得这难道会是小优给自己的情书吗?
“呐米嘎!你认识这位学姐吗?”
事实证明他想多了,人家只是来找人的。当他抬头看到那张照片时,笑容顿时僵得如同看到费里德在家门口蹦迪一样扭曲。

一星期前,米迦尔所在的高中举办过一场学园祭,没想到却被学生会长克鲁鲁盯上了,要求他在学园祭中的lof娘茶会上女装,并且…报酬为不知从哪偷来的小优睡颜照片。
其实他也不是那么容易受影响,主要是克鲁鲁威胁,如果不答应就会把小优的照片发到学校论坛上……
是可忍孰不可忍,叔可忍你护花使者米迦尔不能忍。
好在克鲁鲁给的小裙子还算方便行动,接上长发戴上美瞳后,在外人看来就是位胸比较平的美少女吧。这期间也就一个紫头发的学妹找他拍了张照。
可万万没想到这张照片如今竟在优一郎的手上。
天道好轮回,苍天就没饶过谁。
不过好在他没认出照片上的人是米迦尔。

优一郎坐在他对面的小沙发上,头微垂,说:“米迦知道她是谁吗?”
他很没骨气地沉默了。
“这张照片是从筱雅那看到的。听学生会长说她就在高二年段。”
原来“筱雅”就是那天的紫发女生啊。克鲁鲁……你又想搞事情对吧?
优一郎对女生从来没兴趣,这次究竟为何想找女装的自己呢?难道…是因为喜欢吗………
他想触碰小优,手却硬生生地停在半空中。
优一郎见他的手停在那儿,自然地握住,把它贴在自己的脸旁。
因为是从小一起长大,这种亲密的举动,彼此之间是习惯的。
手掌触碰到小优的温度,他心中的不平之火也就渐渐淡了下来。
一方面他也不忍心就这样灭了小优的期望,于是非常违心地劝道:“嘛…会找到的呢…小优耐心等待吧…”
“嗯……那米迦也要帮我找哦…”
回绝了米迦的送行,优一郎一到楼下就看到一个紫色头发的少女朝他意味不明地笑了笑。

“啊啦~优同学,约定的事情办好了吗?”

优一郎挠了挠头,皱眉道:“吵死了啊。你倒是把那张…唔!拿出来啊!”

柊筱娅看着他微红的脸颊,若有所思,“我的要求可是要把人拉来社团的~难道说优同学不想要那张米迦尔难得的微笑照片吗~”

“你……!!岂可修!!!”


这天中午,米迦尔又趁课间来到优一郎所在的班级,手里拿着个牛皮纸袋。两个人来到学校天台上,优一郎接过他递来的咖喱面包,浓郁的咖喱味充斥着口腔。
米迦尔盯着他的侧脸半天,问:“小优啊…你还在找那个女孩?”
前几天拉库斯来找他,饶有兴趣地说他的幼驯染最近经常出没在高二的楼层。不用想他都知道是什么原因了。
“是啊…米迦有见过吗?”
“没……”米迦尔伸手拭去他嘴角的面包屑,慢慢把手移开,转移到他的肩上。
“嗯?怎么了米迦?”
我喜欢小优,如果说小优喜欢穿着女装的米迦尔…那你面前的米迦尔又算什么呢?
“砰!”
米迦尔的另一只手也附上他的肩膀,手掌使力,双腿的膝盖弯曲,将他整个人地咚在地上。
“米…米迦?!”
他注视着优一郎惊慌失措的绿眸,眉头紧皱着,脸凑近其的脖颈,低声问:“小优真想找那个女生吗?”
脖颈被温热的气息舔舐着,附在肩上的手还紧按着,优一郎不动声色地给予他稳重却又令他绝望的回答:“嗯,我必须找到她。”
他咬住下唇,似有不甘心的意味,但又想优一郎是他喜欢的人,仅有这点,他就愿意为优一郎付出一切。
“好吧。”米迦尔从优一郎身上起来,呼出一口气,像是做出一个重大决定般,说:“明天,小优去游乐园吧,你会看到她的。”
“欸?!真的吗?米迦你太好了!”
对方扑腾到他的身上,他只能无奈地苦笑。
反应这么兴奋,果然,是因为喜欢那个“米迦尔”吧。


=注:下文的米迦均为女装。


次日傍晚,优一郎如约而至,站在游乐园的大门口等候着。
视野中忽然出现一抹粉色,金色的披肩发散在白衬衫上,眼角一抹嫣红,踏着棕色的中跟短靴,可不就是照片上的女生嘛。
“你好,你就是天音君吧。”女装的米迦尔朝他淡淡地笑了。
他轻咳一声,说:“嗯,我一直在找你,能遇到你真要多感谢米迦了。”
我还能被小优提起,那也值了。
“对了,你叫我名字就好。”
“好的。”
米迦尔的脸在一瞬间扭曲了,小优居然让跟他第一次见面的女人叫他名字?
两人进去后,优一郎走在他前面,彼此都没怎么说话,米迦尔率先打破沉默,问:“天…优一郎君吃过饭了吗?”
“哦,还没啊,怎么了?”
他眨了眨戴着紫色美瞳的眼睛,模仿女孩子的语气,说:“啊,我是在想天色不早了,要不要吃完饭再去玩呢?”
“欸?那好吧。”

用餐的时候优一郎并没有跟自己说很多话,反应甚至可以用平淡来称之,这让他颇感意外。
当然,他也怕说太多会暴露,虽然以幼驯染的情商来看并不会。
“我去付款。”看到优一郎吞下碗里的最后一勺咖喱,他拿着钱包走向收银台,却被前者叫住:
“喂,筱雅说过让女生付款不是件好事。”
筱雅…又从小优口中听到了这个名字…
他笑得很勉强,说:“其实都一样,天音君不用太在意的。”
优一郎脸上微有不耐,正想起身,“哈?果然还是让我……”
“真、的、不、用、了、噢。”
一字一顿的话语让优一郎愣住,米迦尔趁此空隙又按下他的肩膀使他重新坐回椅子上,对他报以微笑后转身走过去。
优一郎不自觉抚上刚才被触碰的地方,为什么……这种感觉,那么像米迦?
收好找的零钱,米迦尔望向餐桌那边的幼驯染,轻叹,自己过分了,心情不好,居然还把气撒在他身上。也罢,如果小优真的喜欢这副模样,自己就该利用它来使小优高兴才对。
接下来自己就该为这个约会制造能够告白的契机了,他回忆起小时候和优一郎来这里玩的种种片段,明白了接下来的去处。
米迦尔递给他一杯刚买的拿铁,“走吧,时间不早了,这时候去坐摩天轮,风景会很好看的噢。”
听到“摩天轮”这个词,他脸上的困惑早已随风而去,愉快地答应下来。
只不过,她刚刚说的那句话,好像米迦以前也说过……

有一个传说,一起坐摩天轮的恋人最后都会分手,这也是米迦尔的私心,希望天音优一郎能在今天之后对这个女装的米迦尔失去兴趣。
“优一郎君,喜欢坐摩天轮吗?”
“还好,以前和米迦坐过。”
他的手里拿着坐上摩天轮之前买的饮料,殷红的液体倒映着紫色的双眼,交错的颜色看起来更加扑朔迷离。摩天轮缓慢地运行,霓虹灯光闪着,米迦尔喝了口饮料,尝起来味道涩涩的,然而心中的苦涩却更佳。
眼看摩天轮即将升到最高点,为什么他却还未跟女装的自己告白呢…难道是因为害羞吗?
还有…这饮料怎么有点怪怪的?喝了之后头有些…晕乎乎的。
面前的人影越来越恍惚,米迦尔突然胆大起来,问:“呐,优一郎为什么要找我呢?难道不是因为喜欢我吗?”
自家的幼驯染果不其然脸红了。米迦尔心里叹息道,虽然你喜欢的不是真正的我,但能看到这样的表情我也是挺满意的啊。
下一秒,他所给的回答再一次惊动了米迦尔。
“你在说啥啊?我找你当然是因为筱雅那家伙逼我的,她就想让你加入动漫社而已,因为喜欢你而找你什么的…怎么可能啊喂!”
他感觉被这段话清醒了不少,心中不可思议地爬上喜悦的情绪,原来不是因为喜欢…那说明自己…还有机会?
“你喜欢的人是谁?”
“啊?你别胡……唔!”
米迦尔起身,迅速靠近他,右腿膝盖挤在对方双腿之间,手自然地搭在他的左肩上。
优一郎的脸爆红,这个家伙怎么敢做出这种动作?!
此刻,米迦尔的脸上浮现出红晕,眼睛微微眯起,像是有点微醺。他将目光集中在那杯“罪魁祸首”上,难不成那是笨蛋红莲经常提到的……酒?!
那人捧住他的脸,气氛一下子变得暧昧起来,大拇指在他的嘴角周围摩挲着,又摸索着探向他的下巴。手指的触感如此粗糙,他都怀疑这家伙真的是女生吗?!
“小优以为…今天真的只是如此吗?”
小…小优?!这不是米迦对他的称呼吗?!
女装的米迦尔接着俯身在他的耳朵旁缓缓吹气,“今天陪你闹了那么久,我只是想知道小优到底喜欢谁罢了,不用告诉我具体名字,就稍微…透露一点…好吗?”
他的心里很是纠结,这种事情居然要告诉别人?
“求你了…小优。”
眼见对方一个“女孩子”快被自己搞哭了的样子,优一郎实在坚持不住了,无奈地叹出口气,徐徐道来:“我喜欢的人…有着金色的头发,是短发,眼睛很漂亮…蓝色的,他跟我差不多大的……”
“他是男性…名字就不说了,我不想让他困扰,你要是知道也别跟他说。”
米迦尔的眼睛慢慢明亮起来,刚开始眼中暗藏的还不明显的情欲,现在显露无疑,他感觉脖子上被缎带掩盖住的喉结“咕咚”了下,整个人也快要靠在优一郎身上。
“喂喂,别靠太近了啊……还有别叫我小优啦……”
“我明白了。”他起身,头仰起来,把右眼的美瞳摘了下来,这时候优一郎抬起头来,瞪大双眼,与其熟悉而又温柔的视线成功碰撞在一起。
他粗暴地扯下绑在喉结上连带变声器的缎带,用他本来的声线,轻声问:“……小优,你所喜欢的是这个人吗?”
“米……米迦?!为什么会是你!?”
“照片上是我穿着女装,这也认不出来,小优,你可真是个…笨蛋啊!”
头上的假发被扔在地上,摩天轮运行到最高点,酒精的催促下他终于把持不住理智,右手抬起优一郎的下巴,左手摁住其的后脑勺。细微的酒气洒在优一郎的脸上,这才发觉自己是被吻住了。
优一郎感觉到他的手指在细细揉搓自己的发丝,舔舐着自己的下唇,留下湿润的痕迹,由于两人的脸靠得太近,各自的气息都游走在对方的脸上,尤其是米迦尔,呼吸时而细微,时而急促,让人感觉心痒难耐。
优一郎还不习惯这种事,忍不住微微启唇,米迦尔却趁此机会侵入他柔软的内腔,还因为太急促而碰到牙了。不过他也没办法关心这个了,米迦这个浑蛋居然得寸进尺,舌头不仅纠缠不休还换不同花样来整他!他发誓下了摩天轮回家后一定要“反客为主”才行。
总算等到人家把自己放开了,他喘着粗气,米迦尔抱住他的双肩,头埋在颈窝里深切地吸了口才肯罢休。
“小优,我喜欢你。”
“嗯……刚刚你不都听到了吗…”
米迦尔轻笑着注视他脸红的样子,帮他整了整额前的头发。
摩天轮终于停了下来,他别扭地擦擦嘴角,把那顶假发捡了起来递给米迦尔,说:“你还是…戴上再走吧。”
后者勾起嘴角,用发夹把假发接上去,将左眼的美瞳也一并摘下,和缎带一同收到包里,牵着优一郎的手走出了摩天轮的车厢。
游乐园的天空放起了烟火,对于米迦尔来说,远不如幼驯染被他亲吻时那双布满的绿眸来得好(ci)看(ji)。
摩天轮的传说还有一个,那就是恋人如果在它停在最高点的时候接吻,那就会永远在一起。


然而此后,涉谷高中的动漫社团就多出了一个“女装大佬”。还专门独宠天音优一郎一人。
学生会长和动漫社长俩奸商倒是乐此不疲??




——end——




拖了好久真是抱歉,边脑补边写出了吻戏片段。

可能有些孩子看不懂这篇文吧,大体就是米迦以为优喜欢的是女装的自己,而且优没认出那是他,他认为平时的优对男装的自己没啥感觉,就很郁闷啊,结果最后发现优喜欢的就是自己,就特别开心然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没了。

另外,那些情侣究竟是怎么预测到摩天轮最高点的距离的?得了得了,估计都没在最高点吻上,最后还不是该分的分该离的离,略略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