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d_Slytherin_Snape

浓缩才是精华,也难怪别人叫我傻大个了。
平生爱好日人lofter【我错了】
求多夸我!

【金x你】你似我的小吖小苹果

*@江畔枳花白 点的金x你,不会写相声,就整个搞笑话剧吧。
*以外我真不会搞笑。
*ooc



———————(ㅍ_ㅍ)———————



金和你一同是话剧社的成员。这次的校庆要排演的节目是《白雪公主》。
这天下午,你们来到社团里,其他人都没到,紫堂建议你俩先抽角色。
金好奇地在红色抽奖箱里掏来掏去,把手伸出来后,你悄悄凑上去看,纸条上写着两个字:巫婆。
是个反派呢。
金毫不在意,抖了抖纸条,“为什么不直接写皇后呢?”
“这个巫婆不是皇后,是好的,会对拯救公主起到作用。”紫堂扶了扶眼镜。
你向前一步,小心翼翼地抽出一张纸条,你既紧张又期待,然而上面的角色却令人失望。
“演毒苹果啊…”
你突然吓了一跳,什么时候金离自己那么近了。在紫堂看来他都快靠在你的肩上了。
金却不为所动,眉头都皱起来了,说:“这算哪门子角色啊,有几句台词。”
他的话像是在替你申冤,配上气鼓鼓的表情着实好笑,但有他这句话,你心中刚长出的小情绪立马被吹散了。
紫堂递给你一个红色的剧本,你想道,原来当毒苹果也有台词么?

放学后其他人也陆陆续续赶到,抽完签后大家都开始对起了剧本。你和金都是后面登场的角色,你们的对手戏有点类似于电视节目上的相声,你起初反应平静,但不知怎么却与金越对越嗨了。
对完台词后,你俩的脸都因为笑过头变得红通通的,金背对着窗户,黄昏的余晖透过来照在他的脸颊上,像是浇上一层薄薄的柠檬糖霜。
你心里嘀咕道:明明金才最适合当苹果的啊。


时间很快就到了正式表演的那天。
舞台上的话剧已表演过半,你在后台穿上属于你的苹果戏服,它显得你有些笨重。金敲了敲更衣室的门,你走了出来。
“这个苹果造型简直太酷了!”
你没有想到金会这么评价。
下一秒,他又握住你的手,向舞台那边飞快地走去。
金朝你笑了下,露出一口大白牙,“大苹果可别摔倒了啊!”

正演到王子抱着吃了毒苹果的公主哀伤的场景。观众差不多也被带入气氛了。
“有谁,能来救救我的公主…”
戴着巫师帽的金和饰演毒苹果的你登场了,这时冒出了欢快的bgm,不知道还以为是搞笑节目。
你有些尴尬却又很想笑,金大声地念起台词来恢复现场的气氛,“王子,我有办法能让公主醒过来!”
你走到安迷修的面前,金接着说:“这就是毒害公主的苹果,事实上她也能救公主。”
“你在愚弄我吗?它是害人的毒药!”
安迷修演得愤懑至极的表情过于逼真,让你的脖子缩了缩。
“不,我能用魔法来…”
金的表情陡然一僵。
你从他的表情大概可以判断对方忘了带道具魔法棒了。
观众席也渐渐开始对台上发生的事窃窃私语。
不行,这场表演绝不能因为一根道具而被搞砸!你这样想着。
“其实…我曾经是一个饱满多汁的苹果…”
你走到二人中间,刚才的台词是你临时加上去的,话音刚落你的心脏就跳得厉害。
金和安迷修都有些发愣,台下的观众也饶有兴趣地看着。
哼哼,毕竟有台词的苹果可是很少见的。
“……某天,一个漂亮的女人来到我的树下,她跟我说她饿了,结果把我拐到别处…”说到这里你绘声绘色地用手做出抹眼泪的姿态,“还给我注射了超多的无良农药,简直能毒死一耗子。”
观众对你这只苹果的表现哄笑不止,看来效果不错。
“对啊,你看她其实是个好苹果,惨遭农药还有坏皇后坑害,多可怜啊。”金也跟着附和,手拍了拍你圆滚滚的背部。
“还…还是巫师大人理解我呢哈哈哈。”你忽然不知该怎么接下去,好像在他的手附上你的背时,脑壳就全空白了。
安迷修王子很靠谱地接了下去:“巫师阁下,你有什么魔法就请尽管使出来吧。”
金边比划边解释道:“呃你想啊,肯定是‘爱’的力量最伟大啦…苹果她在坏皇后那肯定饱受虐待,总是饥寒交迫的,是吧?”
你陪笑着:“是啊嘿嘿嘿我每天都吃不饱日渐消瘦呢哈哈哈哈。”
金面对着表情坚定起来,手砰咚一下比在胸前,说:“那就让我,拯救世界的巫师,来拯救你吧!”
卧槽这动作还有这台词太傻了吧连观众都笑得颠三倒四的。另一方面你又不得不慨叹他对这场话剧的认真程度。
“看我的绝招——”
完了完了他代入过头要起反效果了!
“…爱与正义之——抱抱!”
什么?什么!他说“抱抱”?抱谁?抱安哥?
“砰咚。”
他径直就撞到你这个大苹果的怀里,你的身高和他的差不多,抱住你的瞬间你们的脸颊也堪堪擦过……完了,你真的要成大苹果了。
三秒钟后,金松开了你,拉起你的手走近安迷修,道:“现在她已经被净化成功了,让公主吃下苹果就能复原啦。”
金…我能吐槽下你这说辞吗…
你掏出事先放在口袋的道具苹果,之后的一切如剧本所演,公主吃下苹果后,王子与公主走向了幸福的后半生。


集体谢幕的时候,你和金还是站在一起,为了方便你换下了苹果戏服,前排的观众有些男生还对你吹起了口哨,就算穿上现在的小裙子他们也认不出你就是刚才那颗大苹果吧。
然而金对那些对你吹口哨的人比着鬼脸,你见他伸长脖子的滑稽样不禁拍了拍他的肩。他随即转过头瞪着你,眼里似有装乖的痕迹。
啊啊…自己总是最受不住他那无辜的表情。
在一片接一片的掌声中,你忽然想到什么,看着他的侧颜,不管出演什么角色,演出结束后他总会对观众露出灿烂的笑容。
对你,还有其他社员,也都是十分信任的目光。
不过……你好像从他刚刚与你对视的眼神中发现和以往不同的东西…是什么呢?还是你看错了呢……
嘛,不管啦,这种事情以后再说。
你笑着向台下熟悉的同学挥手,幅度不是很大。

其他人都看到了,你却没有注意到,金在你别过头的瞬间,又以刚才的眼神看了你一眼。




_END_


抱歉(ಥ_ಥ)这次进度真有点慢了,悄悄地说我平时也这样拖拉…


看到标题唱出来的姑娘自觉举手。

【刚上完二次函数有点怀疑人生】

还有!最后再叨叨一句!我文中有彩蛋的!安迷修王子怀里的公主我没说具体是谁,是安吹的姑娘可以自觉代入嘿嘿嘿。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