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d_Slytherin_Snape

浓缩才是精华,也难怪别人叫我傻大个了。
平生爱好日人lofter【我错了】
求多夸我!

【芥敦】深海之吻

*海洋之吻后续
*写感情戏(吻戏)比打斗戏难
*ooc






———————♥(ˆ⌣ˆԅ)———————






几天前,花吐症突然就降临在中岛的身上。
与谢野医生说,如果他所暗恋之人没有察觉他的爱意,很快就会死去。
他确实对一个人有过那种感觉。那个人总穿着厚厚的黑风衣,喜欢吃红豆沙和小豆汤,对弱者充满不屑。
而且…目光永远追随着如今归属于侦探社的太宰。自己却只是他因为形势原因而强凑在一起的搭档罢了。
这就糟糕了呐,要是他失败的话会死得更快吧?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他就这样把感情深深地埋在心底。


坠海后的中岛下意识屏住呼吸,还能撑一会儿。
海水使他受伤的手臂很疼。即使泡在冰冷的海水里的,但他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灼烧。
拜托了…在救援队来之前他一定要坚持下去…
“扑通!”
有声音?难道…会是鲨鱼?
中岛感觉到四肢被什么东西缠绕住了,他费了很大的劲把左眼稍微睁开,朦朦胧胧看到一个人影后,他的嘴角动了动,仿佛欲言又止。
“人…虎…”
这是他陷入昏迷前听到的最后两个字。
还以为缠住我的是海草呢…


“原来是侦探社的人啊,久仰大名。”
面对警探的搭话,太宰没有理会,只是靠近游轮边俯瞰着正在海上漂浮的几艘救援船。
“那个…这样会很危险的,别靠太近了。”
太宰转过身,道:“啊,希望他们俩都能没事呢。”
“有动静!”
他和警探同时望向海面。
水面上突然浮现一圈一圈的波纹,隐隐能听到咕噜咕噜的声音,紧接着一个黑色的东西猛然窜出海面,太宰看了下那个“东西”,转而对警探说:“就是他们俩了。”
“啊?哦哦哦!好的!”警探愣了下,立马反应过来,对救援人员喊道:“大家!他们就是落水的两个人!快救人!”
“…………”芥川利用罗生门在站在了海面上,一声不吭地看着怀里的人虎;深深皱起的眉毛,双眼紧闭着,跟脸色一模一样苍白的嘴唇微抿。这些无不在表示着他糟糕的身体状况。
在那些人看来,仿佛谁但凡要去打扰他们或是跟芥川搭一句话,是绝对没有什么好果子吃的。
太宰注视着和救援队僵持了片刻的他,面无表情,手插风衣的口袋,提高了音量,道:“喂——!芥川,把敦君和自己都带上来吧,不然,无论是他还是你都会有性命之忧的。”
他看了眼太宰,抱着中岛的手紧了紧,自己也没有多少力气了,在众人的劝慰下,上了救援队的橡皮艇。
太宰缓了缓神情,边掏出手机边转身走去,在通讯录那栏按下了与谢野晶子的号码。


“敦暂时摆脱危险了。”
侦探社内,与谢野向躺在对面床上从进来就一直盯着某人的芥川解释道:“不过……他得了花吐症,如果还是没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过不了几日还是会死的。”
“人虎所暗恋的对象,是谁…?”
“嘛,我想答案是近在眼前的。”太宰突然推开房间的门,径直走向中岛的床边,盯着他的脸,想了会儿,道:“芥川。”
“在。”
“你有没有想过,敦君所喜欢的人,会是你呢?”
与谢野微微瞪大眼睛,看着芥川的眼神有点微妙。
他的手放在白色的被子上,默默攥成拳头,说:“不可能的。”
“目前茫茫人海中根本不可能找到敦君的暗恋之人啊。”太宰继续解(Hu)释(You)道:“反正敦君最后都可能死去,试试又何妨。”
他眼看着芥川脸上出现动摇的痕迹,对与谢野说了几句话后,就出去了。
与谢野暼到中岛身上未愈的伤口时,从医药箱拿出一个针筒,注入药水后,往他的静脉扎了下去。
“嗯,这样他的自愈能力就没问题了。”她抽回了针筒,也走了出去,轻轻地关上门。

房间里顿时安静了下来。
芥川走下床,咳了几声,捂着嘴走到他的床边。
喜欢吗?从来没想过。他和中岛是太宰先生所期望的“新双黑”,和他成为搭档其中的原因多半也是因为太宰。
两人之间一直保持着还算和平的搭档关系。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份感情就变了呢?
芥川回想到以前,初次遇到人虎的时候,自己还没把他当回事,在那之后的日子里也是对他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
当时在他心里给中岛的定位是“弱者”。
再后来,他们到“白鲸”上与组合对抗,菲茨杰拉德说他俩很像时,自己的心中顿时冒火,果不其然,他和人虎一起挥拳打飞了对手。
拿着遥控器时,虽然他还是毫不犹豫地踩上中岛的身体,吐着嫌弃满满的话语,但是自己已经把他从“弱者”定到了“搭档”这个位置。
也许,就是从那时起,感情的种子就偷偷在他心里埋下了,与人虎任务期间的互动,如同的雨水一般,使这株纯白的花朵在心底不断生长。
将它拔掉,却不忍心,留着只能越来越深根蒂固了啊。


阳光自薄薄的云层里透出,从微开的窗户外头跑进来,像一个温暖的手掌,抚摸着中岛的脸庞。
他那白色的短发从海水里捞出来后,没用电吹风吹干,头顶的发丝有些翘起来。
现在,是时候将这朵花摘下来了。
芥川轻抚上中岛的头,另一只手按在其受伤的手臂上,微微伏下身子,随着两个人的呼吸越来越近,他吻上中岛有些干燥的唇瓣,见其没有浮现出难受的表情,才继续深入卷起柔软的舌头。
整个动作轻柔得不像以前的他,就连从鼻子里呼出来的气也是轻轻地洒在对方的脸上。
太宰翘着二郎腿坐在转椅上,突然想到了什么,扯出一丝微笑。

敦君,你感受到了吗?

他起身后,就像童话故事里睡美人被王子吻醒一样,中岛的脸色渐渐红润起来,这其间想必一定暗藏着一抹恋爱的红晕。
毕竟,两人一旦形成了某种不可脱离的关系,就会有根线将他们的心连在一起。
虎可是灵敏的动物,何况是芥川的吻,即使是沉浸在睡梦中,某人也一定能感受到吧。



游轮一事过去后,中岛的花吐症也被芥川的吻治好了,看在大病初愈的份上,国木田允许他在家静养。
芥川自那以后时不时会来他的宿舍,给他带茶泡饭。后来为了方便,就一起买了间公寓居住,不大不小,两个人住绰绰有余了。
房间里的门微微关闭,空气中传着均匀的呼吸声,很明显,床上的人此刻睡得特别香。
芥川龙之介走进房间,打开看看床上蒙着被子躺趴着的人,又暼了眼空调的温度。
人虎,真是有空调在,你什么都敢做。
下一秒他坚决果断地摁下遥控器的关闭按钮,拉开窗帘打开窗户,奇怪了,早上的阳光怎么这么强烈呢?当然是因为某人一觉睡到了大中午。
眼看空调关闭和阳光普照的酷刑还没能唤醒中岛,他终于放大招了——把被子狠狠地抽走!
犀利的摩擦感使中岛虎躯一震,身体暴露在空气中让他感到一种莫名的虚。即使身上穿着睡衣。
“你就不能让我好好休息一下吗…”中岛发出带着鼻音的抱怨,背对着他,用双手抹了把脸,还一不小心把刘海撩起来了。
芥川看他那副睡眼惺忪的糊涂样,觉得好笑。从鼻子里发出的“哼”声被他结结实实的听到了。
“咦,你刚刚笑了吗?”
“没有。”芥川顿时又板起脸来。
中岛在床上伸了个懒腰,又打了个哈欠,可能是自己听错了吧。
到中午了?他闻到茶泡饭的香味了。
“给、我、起、来,不然把你的饭丢了。”
“是是是——”
他对芥川无奈的笑笑,难得的假期,晚睡真不是个好习惯啊,午饭的生杀大权都掌握在某人的手上。


_END_



忙着弄约稿说说就没写文,今儿补放哦。

那个…这个是下半部分,上半部分是【海洋之吻】,新朋友感兴趣不妨戳我头像来看看?(文笔烂别介意就好)


能够被你喜欢很高兴!其实这两篇都是我修仙肝出来的…

评论(4)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