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d_Slytherin_Snape

浓缩才是精华,也难怪别人叫我傻大个了。
平生爱好日人lofter【我错了】
求多夸我!

【芥敦】海洋之吻

*敦敦花吐症
*汤姆苏小说套路注意…
*ooc







*・゜゚・*:.。..。.:*・'(*゚▽゚*)'・*:.。. .。.:*・゜゚・*







中岛敦最近整个人憔悴了好多,身为其搭档的芥川对此并没有感到很高兴。
虽然俩人前些日子因为一些矛盾而闹分居了,但是在这之后芥川每次在街上偶遇到人虎,看到他顶着一副消瘦的身躯晃来晃去,还时不时用复杂的眼神盯着自己,他的心里不由得升起烦闷的情绪来。
有时他忍不住将中岛拖到一个没人的地方,摁在墙上,想问他到底怎么回事。然而嘴上却恶狠狠地说他整日一副没用的蠢样是想找死么。
中岛别过头,几根发丝挂在他的侧脸上,显得有些凄凉,他沉默了好一阵,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
芥川无言,放倒他之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某天,侦探社内。
“太宰先生。”
“咦,你来了啊。”
坐在沙发上的青年抬起头与茶几前站立的芥川对视。
他看到太宰腿上搁着一个透明的罐子,里面装着的是洁白的花瓣。
“在下是来找人虎的。”
“敦君啊,他去执行任务了。”
“地点。”
“我不可以告诉你的。”太宰露出了一如既往的笑容。
“……”
“年轻人多看看报纸哦。”
芥川用罗生门抓住了扔过来的东西,不经意瞄到了上面占版面最大的新闻:豪华游轮今日在横滨海域披露。
他立即明白了什么,把报纸还给了太宰,留下了匆匆的背影。


潜入一艘游轮对芥川来说易如反掌,穿上贵族服饰后加上他有着不容冒犯的气质,没有人对他起过疑心。
他理了理领子。倒是那个家伙,即使易容得再好,也遮不住骨子里的衰气吧。
空中的火烧云大簇大簇地围成一团,太阳从水平面上渐渐垂落,它的光芒斜斜地洒落在甲板上,登上这座游轮的贵宾们兴许还不知道这里埋藏着深深威胁他们性命的炸弹吧。
人虎…估计现在都没发现炸弹藏匿之处吧,得快点找到他。
这时,前面突然喧哗起来,似乎是几个贵族小姐传来的惊叹声。走近一看她们正围绕着一个青年,芥川从她们身边走过,冷冷瞥了眼处于正中央的男人。
只是他一瞥顿时就移不开视线了。因为那个被女孩们包围着脸色窘迫又苍白的人,可不就是中岛敦嘛。
中岛被他盯得心里一阵发麻,嘴上带着白色的口罩,脸上还戴着太宰恶趣味加上的单片镜,衔接着的金属链子一直绕到耳后,右边细碎的头发被理得整整齐齐,一身繁琐的西式衬衫和马甲把他的身形清晰地勾勒出来。
在女孩们看来,中岛现在的打扮貌似挺符合网上较火的词汇“病弱系”。
“走!”
芥川拽住他的手臂,他一个踉跄,把戴在头顶上的绅士帽弄掉了。

“诶什么嘛,就这样带走了?”

“真是,人家还没要到联系方式呢。”

女孩们在原地唏嘘不止。

他被芥川拖到一个房间里,被丢在椅子上。
还是一副什么也不想说的模样。
芥川率先打破了沉默,说:“人虎,凭你的话这艘船绝对会被炸沉的。”
中岛微微扬起头看着他,眼神带着点询问。
“我之所以来此处是因为太宰先生,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他看到中岛默默地点了点头,依旧什么也没说。


甲板上的天空被暗紫和藏蓝混合交织,倾泻的月光取代了夕阳的余晖,船上发出了信号,宣示今日的展会结束了,打打闹闹的小孩们也被唤回各自在游轮上的房间。
中岛倚靠在床边,双眼下垂,透出疲惫之气,芥川坐在椅子上若有所思。
“咳……咳。”
咳嗽声是床上的人发出的,这让芥川转头看了他一下,又快速转移了目光。
芥川没注意到他把几片洁白的花瓣偷偷扫到枕头底下。
听闻门外有脚步声,芥川迅速拉下桌上的台灯开关,快步走到床边将他扑倒在床上。
屋子里暗摸摸的,他却能轻易看见芥川面部的神情。稀疏的眉毛皱起,眼睛死死盯着房间的门,嘴唇紧抿。在他看来这有点像自己吃了过期茶泡饭后肚子痛的表情。……说出来会很惨吧。
脚步声渐渐远去,芥川才松开钳制他的手,手臂被拧得有点发酸,他来不及摆动摆动,就硬生生咳了两声。
他在黑暗中把嘴捂得严严实实的,气息微弱,芥川手掌接触到一旁的棉被,稍作犹豫,把它甩到了中岛的腰上。
“谢谢……”这是中岛与他分居后跟他说的第一句话。
随后就是一阵闷在嗓子里的咳嗽声。
芥川看了他一下,拿起床头存放的笔和纸。下床找出了房间内的微型监视器和窃听器后,坐起身子在纸上写了几行字:
「他们什么时候动手」
他接过笔,回道:「明天 今晚不会 会打草惊蛇」
芥川注意到他的衣袖上有淡淡的血迹,应该是洗过的,手腕下面的伤口却还没愈合。
纸上又写道:「伤口 为什么没自愈」
他略微思考了一下怎么回复才能简洁又明白地告知对方情况。于是写道:「误抢敌人的证件 他的刀上有抑制这能力的药水」
“啧。”果不其然看到对方烦恼的神情,中岛在黑暗中无声地翘了翘嘴角。
「另外 我得了花吐症 一说话就会吐花瓣…还会很难受」
原来这就是他不跟自己说话的理由…勉强接受。
对话的纸条像蛾子般被小小的火焰燃烧,直到变成几个全黑的小纸片,中岛才把它们藏匿在衣柜的最深处。
他想了想,决定躺回到床上。摘下单片镜,放在枕头底下,与芥川隔开一定的距离后,闭上眼睛。旁边的人靠坐在床上,眼睛微闭,双臂环抱。
两个人在同一张床上,却各怀心事,一夜未眠。


早上,他和芥川是被外面的动静吵醒的。
芥川无言地跟他对视一眼,朝外边走去。他轻咳一声,跟了上去。芥川大概是没注意到后者原本躺的地方上,多了几片白色娇小的花瓣。
“长官,我怀疑,游轮上有偷东西的罪犯噢。”一个打扮得比女人还花哨的男士把玩着手上的戒指说道。
中岛注意到不远处站着一个留着大胡子的海军。而且…谈话的对象还是昨天被自己不小心顶撞过的贵族。
“哦?你说,是谁?”
“就是他们。”果不其然他指向中岛二人的方向。
“那么请麻烦让我搜下房间吧。”
海军打开房门,里里外外都被翻了,打开衣柜时,发现里面有几个的纸片。
他转身问芥川道:“请问这个是?”
这…要怎么解释才好啊。中岛看到那名出身贵族的男人的脸上浮现出得逞偷笑之色。
芥川直视着大胡子的眼睛,道:“这个是昨晚在下与他写在纸上来谈话的信条,谈完便烧了。”
中岛接收到他的眼神示意,连忙点了点头。
“原来如此啊。”大胡子军官和蔼地摸了摸胡子,接着问:“那么纸上的内容大概是——?”
芥川轻咳一声,之后仿佛下定了决心般:
“在下同他,是情侣关系。”
语毕还轻轻揽过他的腰身。
咦?!!!他在心里发出了简直不可思议的呐喊。
“啊…原来…如此啊,我知道啦…”大胡子十分郑重地咳了两声,旁边的男人同样脸色陡变。
哎,现在的年轻人啊,尤其是豪门子弟的…哎,我懂得啦。大胡子心里默默想道。
“感谢二位的配合,上井先生,我想我们可以离开了。”
名为上井的男人只好愤愤不平跟着大胡子离开了。
不过…中岛心想;那个人为什么一副“我们一定会被认作是贼”的模样啊?
“啊——!”
外面突然传出一阵尖锐的喊叫声。
他们赶出去一看;刚刚还在房间里的上井,现在却倒在地上双目紧闭,嘴唇变成不自然的黑紫色,手里拿着用玻璃杯装的香槟。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这是中毒了吧?!”

“难道游轮上有刺客?!”

“我要下船!把票钱还给我!”

啧,吵死了。
中岛皱起眉头,观察着周围,贴在大腿两侧的手掌悄悄攥成拳。突然,他看到不远处海面上游着另一艘黑色的舰艇向游轮驶来,很快地靠近游轮,直直地撞了上来,竟使它产生轻微的晃动。
太宰先生说过,建造这艘游轮的材料非常贵重,能让它动摇…可能这个船只的分量也不小啊…
他的手心渐渐渗透出了一些手汗。
在群众注视之下,那艘舰艇在游轮上搭上一个阶梯,然后一批人马从舰艇里走了出来。
他们的穿着让中岛想到了土匪。排在队伍前面的,对着群众举起手中冰冷的枪支。
于是,黑兽与猛虎终于按捺不住他们的杀气了。


“弱者,死吧。”

那些“土匪”中,除了一个半死不活的用来审问,其余都被罗生门解决了。
“炸弹藏匿处。”如黑兽般锐利的目光能够穿透敌人的心脏。
只剩一只腿的土匪虚弱地吐出话语,在最大的仓库里。
然后,芥川一脚把他踹到海里,对中岛说:“别在这妨碍我。”
中岛迟疑一下,与他背道而驰。
“真温柔呐,芥川大人~”
哦,还有漏网之鱼。
说话的是一个穿西装戴面具的男人,芥川见到这个面具是在上一次的截阻任务中。
面具男发出一阵“咯咯咯”的笑声,整条右臂变异成一支拼接枪弹,朝他连发数个子弹,弹壳掉在地上的声音格外明显,他用罗生门挡开子弹后站定在地面。
对方的异能是枪弹类的,若是一般人拥有罗生门是不会占太大优势的,不过以芥川的速度,挡住他的攻击是绰绰有余的。
正当面具男逐渐露出招架不住之色时,芥川轻易在他胸脯来了一记重击,用脚狠狠绊倒他。他倒地后的神情痛苦,双目瞪大,瘫在地上顿时没了生息。
芥川蹲下来查看他的尸体,发现胸口处有颗子弹。莫非这里还有其他人?!芥川从地上簌地站起,审视着周围。
没有任何发现,已经逃了吗?
不!没那么简单!他的脸色霎时变得生硬,不顾一切朝仓库的方向跑去。
射在胸膛的子弹和眼前的家伙刚刚攻击自己的那种型号是一样的,还有另一个杀手在此藏匿,眼前的面具男不过是用来牵制他的诱饵。
啧,那个人的目的是打算先干掉人虎!


“人虎!”

芥川推开仓库的大门,果真发现里面有另外一个杀手,中岛方才正与他搏斗中,从有些凌乱的头发和衣领可以看出敌人并不容易对付。
中岛看到芥川时稍显微愣之色,那个杀手趁他不备洒下烟雾弹,白色的烟雾顿时充斥了整个仓库,芥川用罗生门追逐那人的背影,和中岛捂住口鼻追了上去。
那人双脚张开,站到甲板边缘的栏杆上,举着枪对准他们,“哼!炸弹控制器在我手里,要是被我抛到海里这船上的人全都得完蛋!”
“愚蠢。”芥川正想用罗生门攻去,下一秒却被中岛连忙握住了手腕。
“不可以!如果掉到海里就很难找到了!”
芥川“啧”了一声:“我会没想到吗。”
说完罗生门飞快地扫向那个人的脚底绊倒了他,他来不及反应,控制器从他的手里转移到悬空,中岛急忙冲上去,虎化的双腿的速度不容小觑,下一秒跳跃起来,挥动虎爪抢夺回了控制器,动作十分干脆利落。
“你这…!家伙!”他见控制器被抢,没了筹码,心里顿时升起一股『随时会被对方杀死』的心虚,不甘和惨败涂满了他因战败而狰狞的面容。
拿到了…!!中岛的左手紧紧抓住游轮的栏杆,右手扯住那个人的衣领,遥控器在嘴里死死地叼着,心下稍微松了口气。
这时,他的喉咙突然感到极其地不适,他大惊,难道他所患之病在这种关头就犯了吗?!
芥川察觉到他还没上来,条件反射地产生不好的预感。难道是被那家伙暗算了?
“人虎,你在墨迹什…”
“唔…!快走啊!”
入眼的是格外明显的猩红,那个人,趁中岛不备利用藏于袖口的匕首偷袭了他。匕首像钉子一般牢牢插在他的胳膊上,剧烈的疼痛如同恶疾一般传送到大脑的神经中枢。
他拼尽全力支撑住自己,毕竟掉到海里会更危险。
“人虎!”芥川正欲发动罗生门把那人打落海底。他却笑了,笑得十分扭曲,因为他知道此刻拉着他的人是最后的保命稻草。
“喂——马上救我上去!不然的话…”他从皮肉之中抽出血淋淋的匕首,抵在中岛的背部,说:“他有可能没命噢。”
咸咸的海风刮过,把某人的口罩吹了下来,海风的刺激来得措不及防,想要剧烈咳嗽的欲望更加明显了。
“咳!咳咳!!”数片白色的娇嫩的花瓣被中岛咳了出来,一片片被风卷走,浮在海面上。
好疼…!全身上下…!甚至、五脏六腑…!
“解、芥川!!!”
“人虎,你……”
“拿去!!!”他不顾惨兮兮的脸色,含糊不清地说完,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将控制器用牙齿甩到芥川的手上,因为太用力上面还存在齿痕。
但芥川没有对此有半分嫌弃之色,按下了控制开关。

然后,他看到中岛的脸上浮现出如释重负般的表情,手掌无力地从栏杆上脱落,连带着抓着他的人一起坠进了海里。


海面惊起了一阵不小的波澜后,又恢复了平静。


-TBC-

ooc特别严重呢。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