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d_Slytherin_Snape

浓缩才是精华,也难怪别人叫我傻大个了。
平生爱好日人lofter【我错了】
求多夸我!

【太敦】又是一个雨天


*师生设定
*烂标题
*ooc有
*迟来的高考祝福




*・゜゚・*:.。..。.:*・'(*゚▽゚*)'・*:.。. .。.:*・゜゚・*




夏至的雨水落在树叶上,散发着湿热的气息,教室里的风扇再怎么卖力地旋转,也吹不走中岛心中的微燥的情绪——下雨天没带雨伞是件多么糟的事啊。
代完第四节自习课的太宰悠闲地手插裤兜,摇摇晃晃走下了台阶。突然一抹黄白相间的身影晃过他的视线,再看时则是毫不犹豫呼出那人的名字:
“敦君!”
“哎?太宰先生……?”中岛拍打着身上有些皱的黄色雨衣,雨衣是向系里的谷崎兄妹借的。
“这种天气很适合来散步呢。”
“呃,请别这么做,把身体淋感冒了会很糟糕的。”
他故意显出一副很困扰的样子,说:“真是的,敦君要怎样才能体会‘雨中漫步’的趣味呢?”
这永远都不可能体会到的好吗?!
中岛心里吐槽着,又看见他两手空空的,问道:“您没带伞吗?”
“有啊——在这里哦。”他笑眯眯地从风衣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折叠伞。
这风衣的口袋还真是大啊……
他撑开了伞,嘴里哼着小调,步入雨中,身后的人便赶紧扣上雨衣的帽子跟上了他,似有似无的讪笑声围绕在中岛的耳旁。
国木田回到办公室里发现自己原本放在桌上的伞没有了,扶扶眼镜没说什么,只是看着某个绷带浪费装置的位子。啧,太宰这个麻烦精。

两人走在街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走到街的尽头的一扇铁门前。中岛知道这是老师的居所。
“太宰先生再见。”
“稍微等一下哦。”
“啊?”
“现在天色不早了吧。”
他下意识看了看表,有些惊讶,没太宰提醒,他都不知道现在已经这么迟了。
“大概是因为雨太大了,所以在教室多呆了一会儿吧……”
“啊咧,敦君现在就像做错事的孩子呢。”
太宰笑笑,若无其事地揽过他的肩膀,接着说道:“都已经这么迟了呀,敦君的家里不还有个妹妹镜花酱么?人家最近忙着备考,想必敦君是不会忍心去打扰人家复习吧。”
镜花,备考,复习。
这几个关键字眼很容易就把某人给忽悠了,戴着黄黄的雨衣帽的脑袋坚定地点了两下,可又有一个问题来了,不能回去,那他今晚要住哪啊?
太宰像是猜透了他的心思,说:“不如来我家吧?”
“这怎么好意思!”一向遵循“尊师敬长”之道理的他怎会去打扰人家太宰先生的休息呢。
而后者却笑着轻轻拍了拍他的肩,“难不成敦君是要去芥川家陪他?”
不,他连敢都不敢,真的。
“雨越下越大了呢……”
于是他被太宰成功洗脑,犹豫了一下,说:“那就拜托您了。”
太宰笑了笑,将手臂拦住他的背部,修长的手指轻轻绕过上臂,从中岛的手臂传来的是温热的触感。他对雨水浸透在自己的风衣袖子上毫不在意,道:“没问题呢。”

事情发展得太快,中岛敦的脑回路有点转不过来。
进入老师家后先是脱下鞋子,然后被太宰推去洗漱换衣服,再到现在穿着他的衣服拿着红笔帮他改一个班的卷子。
您好心收留我果然是有预谋的么?
中岛不经意地扭头看向旁边坐着的人,台灯发出的灯光给他的侧脸镀上一层黄色的光边,再加上他的眼睛微眯,更显得整个人柔和起来。
也罢,改这么多卷子不累才怪,自己分担分担也好。敦止住那颗有些躁动的心,继续埋头改卷子。
太宰合上了课本,刚想长叹一声时,却看到坐在旁边的他埋头奋笔一副认认真真的样子。不得不说,中岛的眼睛会发出一种光,那种光芒不像太阳般热情,也不似月亮那样沉静,倒是可以用在夜空中闪烁的星光来形容。
是啊,他的眼睛就像星星一样,有着带给人希望的光芒。
天色原来的暗红渐渐被乌黑完全铺盖住,工作了一段时间的台灯也熬不住疲惫便昏暗了下来。
他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脖颈,身旁传来一阵平稳的呼吸声,一看竟是那个为自己忙碌好久的中岛斜着脑袋枕着胳膊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脸颊被闷得有些红红的,淡色的嘴唇微微张开,发出“呼呼”的吸气声。
啊啊,看来睡得很香呢。太宰忍不住揉了揉他的脑袋,毛茸茸的触感让他不由得想起邻居家养的一只虎纹猫。
晚安哦,敦君。

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睁开,视线依旧模糊,中岛揉揉眼睛还顺便翻了个身,但是一翻身却碰到一股奇妙的触感着实把他吓了一跳。他小心翼翼回头一看,那个躺在旁边背对他的家伙……怎么会、怎么会是太宰先生啊?!
男青年被他发出的动静给吵醒了,“真是,敦君睡那么香却不让人好梦呢。”
“万分抱歉……”他垂下脑袋,眼睛瞄到书桌上叠放的卷子,才记起他昨天是寄宿在太宰先生家了。
中途睡着什么的……真是太不负责任了。
后者已经穿好了外套,说:“睡意全无了呢,那就去吃早餐吧,敦君想吃什么呢?”
“这个……”
“不用客气哦~”
“……我想吃茶泡饭。”
“噗哈哈哈哈哈哈。”
“请别这么笑啊喂!”
“就当是给敦君辛苦一晚的奖励吧~”

_fin_


其实前些日子被雨淋了个透心凉。


括弧,标题好纠结啊。

评论(4)

热度(20)